治療治部落

治療治部落

2019年10月1日 星期二

HOPE中文詞類及句子遊戲

此應用程式透過五個生動的家傳户曉的西方童話故事,進行中文名詞、形容詞、動詞及副詞的詞類遊戲。另外,透過五個中國故事訓練造句能力,內容豐富,動畫生動,非常吸引,引人入勝。

詳細介紹:http://resopedia.emv.org.hk/view.php#979

酒量計算eBACCalc

本網站內收藏的軟件主要用家為視障人士、聽障人士、智障人士及長者,此應用程式的使用對象為酗酒人士,是一個對象特別的應用程式,程式容易操作,讓使用對象進行自我監測。由於主題比較特別,又非常實用,對用者有莫大的幫助,故此推介。

家有自閉兒 花6年研發遊戲app協助「特殊教育需要」學生/轉載

  陳慧敏

  據2017年至2018年度統計署及教育局統計,現在全港大概有四萬五千多個SEN(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童,包括自閉症、讀寫障礙、過度活躍症、身體殘障等,在主流學校裏讀書,分別佔7.6%(小學)及7.8%(中學),是十年前的1.6倍。這還只是被發現且願意做評估的學生的數字,其他未被發現的情況可能更多。Samsung自2013年開始,每年9月至10月,都會辦Solve for Tomorrow活動,請全港中小學至大學同學們,每年為不同主題思考解決辦法。今年的目標為「不同想像,連繫『童』一星空」,就是為SEN的同學、家人、朋友、老師、照顧者等,創作任何活動、遊戲、工具等,解決有關需要。

  林苑莉(Viola)有兩個五歲及三歲的孩子,長子Noah患有中度偏嚴重自閉症,很少跟Viola溝通:「我的小兒子Luca不到一歲就喊媽媽,但Noah要接近兩歲才懂喊我媽。他不會專心望你或跟你聊天。當你好愛一個人,但你跟他溝通不上,那感覺好痛心。」靚仔的Noah,在學校好受女仔歡迎,但患有自閉症的孩子性格固執,情緒起伏大。安排好了的事,若突然改變行程,他會發脾氣甚至打人。「心理醫生都說,還好他有漂亮外表,大家都願意包容體諒他;若他長得平凡或不好看,處境會慘好多,大家會覺得我為何要幫你?」大家都記得今年年初,四個警察捉住一位SEN學童,嚇得他大哭大叫的新聞。而作為家人,最大壓力是如何讓親友、祖輩等了解小孩子的情況:「家人覺得平時見他只是較安靜,不似有問題,不明白為何我們帶他去做這麼多測試,上那麼多特別課,彷彿小題大做。他現在連與人溝通都有問題,不理的話,我好難想像他長大了,上中學、大學、出來工作,要怎麼跟人溝通。」那從不只是7.6%或7.8%同學的事,是一個家庭的事,如果大家多少能識別SEN的孩子,好多問題都可得更好的處理。

  她跟老公用六年時間,創辦了Find Solution AI,研發了AI學習軟件「4 Little Trees」。遊戲像網遊,同學們都在網上相遇。利用前置鏡頭,感應同學反應,是心散、鄙視或苦惱都列入數據,程式會自動出提示叫你「專心點」或「給你小提示」。另一方面,雖然Noah不善溝通,但他在邏輯推理,圖形數學等的方面表現卻十分出色,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同學,只是學習方法與別人不同。Viola:「其實一般同學都喜歡有人陪他一起學習,但同時因為怕羞、怕不尊重,有問題又不敢舉手發問,在班房眾目睽睽下就更加不敢。」老師可收集數據,知道同學的學習狀態,而同學答對問題可得金幣,用來給角色換新裝或換小禮物給朋友仔。這App已經分佈到近一百間學校試用半年,並搜集數據,許多學生主動要求「做多幾份。」

  六年時間一個軟件?好鬼難喎!大會幾萬幾萬的獎金,邊個攞到?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與輔導學系的副教授梁智熊博士給大家貼士,如能製造一隻能感受情緒的Smart Watch,能感應同學情緒變化,情緒波動時,會出「冷靜」或「深呼吸數一二三四」提示音,預早提示同學冷靜:「你成功製作到,想窮都難。」其實講到尾,更重要的,是給大家一個機會易地而處,以同理心明白身邊朋友或同學的需要。朱子穎校長:「這個活動,其實想講的是設身處地,我們試過請同學們含啖水朗誦但不准漏水、用左手寫泰文字。我現在叫你背一段韓文泰文,這裏九成人也辦不到,你就會明白,同學仔的身不由己。」其實講到底,主旨都是「關注有需要同學」及「給他們與人溝通的台階」,像Viola的軟件:「起碼給他一個跟人一起討論問題,討論大家用積分換的公仔頭哪個較可愛的機會。」

(本文轉載自蘋果日報 2018-07-17 即時新聞。)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使用電腦正確姿勢


1.頸部腰背要挺直
2.手肘有扶手承托,肩膀及手肘都成90度
3.手腕保持平直
4.座位高度讓髖關節、膝關節及髁關節成90度,有需要時加腳踏
5.電腦屏幕要垂直
6.眼睛和電腦的距離350至600毫米,字型大小約12
7.觀望角度15-20度
8.桌下足夠的空間

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氣功八段錦

在此推介八段錦氣功,對於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是一項合適的運動,而且是一項有助鬆弛的練習。用者可用手機或平板電腦開啟八段錦相片或影片,非常方便。

人生畢業禮

此應用程式用象真度高的插畫及加插一些相片去讓人了解身後事的安排,表達的手法寫實但沒有令人有不安的感覺,而且不只是適合長者使用,是少有的題材又效果很好。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媽媽,我快瘋了」/轉載

  余秋婷

  卧在樂樂臂彎內的小蜥蜴「蘇蜥」和遊戲機都是樂樂的好朋友,也是兩顆啟發他閱讀的種子。樂樂有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 媽媽李婉文(Louise)深知主流學校的操練可以提升樂樂的成績,但她認為學海無涯,寧可以樂樂的興趣「打機」和「養寵物」鼓勵學習,多嘗試多接觸,拒絕用分數框起孩子的學習空間。

  由於讀寫障礙和專注力不足,樂樂會「b」、「d」不分,難以辨認外貌相似的串字,「want」寫成「went」,「walk」寫成「wolk」;跟他說話時,他總會說東道西,說幾句寵物,忽然又提及遙控飛機。

  樂樂兩歲時,才牙牙學語,句子結構混亂,有時,只有爸媽才能跟他溝通,由於難與人溝通,有時更成為同學的欺凌對象。跑步時,媽媽形容為「膝頭哥撞膝頭哥,腳撞腳」,終於在小一下學期做評估,確定有學習障礙。

  她坦言:「不是找個輔導老師就可以幫到孩子」,樂樂不是以聽覺學習,反而視覺圖像可以協助記憶。為了學習a、b、c、d四個字母,爸爸絞盡腦汁,用畫公仔的方法幫助樂樂記憶。以學習讀音為例,媽媽會把詞語分拆,「beautiful」要拆成「beau 」「ti」「 ful」三個部分,教導樂樂讀音,所以他的生字簿又紅又藍,Louise用不同顏色的筆教導他辨認不同的音,縱然用盡方法,但她苦笑說:「不代表用了不同顏色辨認,就一定可以學懂。」

  為了讓樂樂有更多學習機會,Louise買圖書從不手軟,企圖讓樂樂浸淫在書海。

  愛打機愛蜥蜴 因而愛閱讀

  令小朋友閱讀,並不容易,但Louise自有方法。

  自從樂樂擁有智能手機後,他開始愛上打機,一如傳統媽媽,Louise初時對打機充滿戒心,但靈機一觸,想到利用打機作餌,引樂樂閱讀。

  去年書展,樂樂選購了兩本英文版的打機天書,意想不到,為了要跟同學們在遊戲中達同一級數,樂樂不再抗拒讀英文書,同學「升呢」成為他閱讀的推動力。而為了平衡打機與閱讀,Louise設立時間表,星期一至四晚要看書,星期五可以看漫畫,星期六日就可以打機。於是樂樂星期一至四讀打機天書,準備星期六、日過關。書本上有不少深奧的生字,但媽媽鬆鬆肩,「為了打機,他就會超越這些困難」。

  另一顆閱讀種子就是眼前這條略胖的蜥蜴,深得樂樂歡心,可說「好食好住」 ,樂樂親自賜名叫「蘇蜥」,英文名「So Sick」,是樂樂成績進步的奬勵,媽媽笑稱:「我好怕這些東西,但為了鼓勵他,我只好犧牲。」樂樂反問:「到底犧牲了什麼?」二人同聲大笑。

  家中多了一個新成員,樂樂就開始閱讀寵物書,樂樂更會自己讀,不用媽媽在旁陪讀,學曉照顧寵物後,再跟Louise分享。

  如此這般, 樂樂的閱讀習慣開始成型,他每天早上7點起床,便自動自覺地看書。

  回歸學習之本

  多閱讀不代表高分。Louise表示樂樂讀的書多,讀過的生字卻不一定在作文中大派用場,用字遣詞離不開「十分開心」、「非常高興」。

  「媽媽,我快瘋了,我是不是真的太笨?」樂樂曾經雙手抱頭向媽媽訴苦。小四時,樂樂的學校轉了校長,一改作風,由互動教學變成密集式操練,這一年的學習結了「苦果」,樂樂得到數學優異奬,但媽媽並不滿意:「我知道這些成績是催谷出來的,雖然他拿了優異奬,但這個不是我的目標,因為學習的路很漫長。」

  奪數學獎卻因密集操練 毅然轉校

  這一年的學習中,Louise亦發現樂樂學習變成填鴨式,老師給他一份測驗卷,他不加思考就做,Louise不希望他的思維變成這樣,幾經掙扎,Louise決定為樂樂申請轉校。 對媽媽而言,得奬是喜,但亦要思考犧牲快樂而跟隨主流步伐又是否合理?

  樂樂現於新學校讀小五, Louise已經要思考兩年後選讀哪間中學,她的原則是一為不催谷學生, 二為培養學術之外的興趣。在人力資源公司上班的Louise知道社會充滿競爭,但她相信一張沙紙不代表什麼,反而認為孩子的待人接物最為重要。問及孩子的未來,Louise說:「不敢想得太多。」但她只知道:「他們的路比一般小朋友難走,作為父母,你一定要在他身邊,陪着他走。」

(本文轉載自香港01 2016-05-09 社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