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治部落

治療治部落

2019年1月2日 星期三

嚴重自閉症未必是先天的!元兇竟然是電視和稀粥?!/轉載

  Sylvia

  職業治療師Maryam Jadini在面子書分享,她有一名病患Arif(化名),今年只有2歲5個月大。Arif的父母告訴她,孩子在9個月大時還不會翻身、趴伏和爬行,但他卻直接越過這些過程開始學習站立及走路。

  直到他1歲半,父母才開始意識到,孩子的行為異於常人。這包括:叫他時不懂得回應、不會說話、缺乏眼神交流、無法聽從指示、不會玩耍、也不喜歡被觸碰或摟抱。而這些,都是自閉症的基本症狀。

  兒科專科醫生隨後診斷,Arif疑似患上嚴重自閉症。Arif的母親得知真相後,馬上辭去工作,全心在家照顧他,同時配合治療師的療程。

  「經過5個月的療程,加上他父母在家裡不間斷的按療程訓練他後,Arif的情況已從嚴重自閉症,轉成中度自閉症。進展真快!」

  「之前,當Arif一歲半時,他的智力發展只停留在6個月左右,但如今,他的智力發展成功達到實際年齡,現在只剩一些注意力無法集中的問題。」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Arif患有自閉症?其實,這和Arif父母忙碌的生活脫不了關係!

  1. 嬰兒床

  Arif的父母因為擔心孩子跌倒、碰到危險物品或是把骯髒的物品放進嘴裡,因此,打從他出世至1歲半,父母都讓他長時間待在嬰兒床上。不僅如此,他們也因為覺得家裡「危機處處」,不敢讓孩子在屋裡四處亂跑。

  治療師建議:嬰兒必須自我探索、碰觸新物品,這樣才能健康成長。如果24小時都讓孩子坐在嬰兒床上,他根本就沒有學習趴伏、爬行的機會,也沒有探索新事物的空間。當然,錯並不在嬰兒床,而是父母沒有給予孩子「自由」的空間。

2. 長時間對著電視

  Arif的父母不斷讓孩子看電視,以分散他的注意力,這甚至剝奪了孩子哭泣的機會。

治療師建議:哭泣,是孩子的第一語言。不要害怕孩子哭泣,反之,你應該從中找出孩子哭泣的原因。成日開著電視讓孩子聽著熒幕上播出的童謠,是最大的錯誤,因為童謠不會教孩子如何回應微笑,也不會給他感官上的觸碰,這將導致孩子不懂得雙向溝通、不知道哪些聲音比較重要、不懂得過濾聲音、不懂得正常溝通。

3. 缺乏觸摸與摟抱

經常依靠電視「教育」孩子,將會導致孩子對於觸碰和摟抱等等行為感到敏感,就算是來自於父母的觸碰亦然。

4. 只是吃稀粥

由於擔心孩子吃米飯、餅乾、水果或麵包時會哽到,Arif的父母一直都讓他吃稀粥。除了稀粥,Arif就不曾再接觸其他食物。

治療師建議:稀粥其實就像是清水,這會造成孩子無法學習咀嚼、也不懂得好好使用嘴巴附近的肌肉。試想想,Arif一歲半的時候,有70%的時間都是吃著相同質感的食物,要改善這一切真的很考驗耐性。

不過,Maryam慶幸的是,Arif的父母及早發現並改善問題,才沒有讓孩子的情況變得越來越嚴重。

「他們關掉了電視,騰出更多時間和他一起玩耍,讓他自己發掘新事物,讓孩子追回之前浪費在電視機前的時間。他們還參考了各式各樣的治療,包括語言、飲食等等,幫助Arif克服障礙。」

Maryam隨後總結,如果父母發現年幼的孩子有不尋常的舉動,該趁早帶孩子向兒童專科求診,千萬別置之不理,最終導致孩子的情況惡化。

(本文轉載自《大時代》親子網誌。)

2018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智障青年就業.讀白】曾被罵廢物 主流求職無門:我很期待上班/轉載

  林可欣

  我叫阿星,今年26歲,今次想講我這個輕度智障孩子長大後就業的故事。

  我在特殊學校讀書時,老師很少談什麼發展個人能力或興趣,畢業後若進不了庇護工場,很可能便失業。媽媽覺得我能投身社會做些簡單工作,所以讓我升讀職訓學校。後來有間清潔公司聘請我,但那工作經歷像場噩夢,工友只不斷責罵我一個廁所也洗不好。

  我想過不太識字、不太敢與人溝通的自己,究竟還能做什麼。也許並非每個特殊人士都「擅長」洗廁所、清潔、包裝,我們卻往往做盡這些基層工作。這是因為主流老闆先入為主認定我們能力不足,抑或是主流社會有更多不足,令我們無法融入這個主流世界裏,永遠只被視為沒有勞動力的「負累」?我只想能像你們一樣,能力會被審視和欣賞,做個自力更生的成年人。

  在這個小園圃裏,有我跟園藝導師學習栽種的南瓜、通菜、菜芯、秋葵;看著它們一棵棵長大,收成時到旁邊的市集賣出,或收割回家讓媽媽「加餸」煮飯,我就很滿足。其實我多少志不在這些瓜瓜菜菜,而是這幾個月,終於有人認同我的能力。

  在學時缺興趣發展 對職訓課程感乏味

  廿幾歲人,從來無人告訴我的潛能為何,包括我也不自知。在特殊學校10多年的學習光陰裏,我只記得數學科好難、同學會欺負嘲弄我。中學畢業後,我升讀非牟利機構為特殊學生開辦的職訓課程,學洗車、整麵包和包裝等簡單工作技能,只想有主流公司聘請。

  被責難「無鬼用」 情緒失控打爆玻璃即炒

  媽媽只想我在主流公司安穩有份工。我的第一份工,是外判清潔工,負責坐著工具車,在機場禁區出入洗廁所。當時我22歲,已能自理生活,每朝五時起牀,自己乘首班巴士去赤鱲角機場上早班,堅持了一年多,並不困難。

  我自問盡心盡力工作,但有時工友檢查時,仍嫌我把廁所洗得不乾淨,經常毫不留情責備我,我聽到內心很害怕。有天一個工友阿姐又再罵我,內容大概罵我是廢物呀、無鬼用等等更難聽的說話。我當刻感覺自尊心盡失,很難受很憤怒,情緒失控之下,伸拳打往工具車。砰一聲車頭玻璃立即碎裂,同事嚇得馬上召主管過來;主管致電媽媽快來接走我。

  玻璃碎滿地,我被即時解僱,後果還有很多。之後我腦海常聽見指罵的聲音,包括中學被同學欺負的嘲笑聲,媽媽帶我看精神科,證實患上幻聽,要服藥控制情況。我那次自知犯錯了,不應伸拳表達情緒,但我至今仍想不通何以工友姐姐要惡言相向。如果我們能好好溝通,我還是聽教勤奮,希望做到工作要求的。

  庇護工場沒勞工保障 家長:用最低成本安置智障人士

  很多能力稍高的特殊人士,像我一樣想被接納,不願走進庇護工場「避世」。媽媽亦一直視此為我的最後出路。

  我們從特殊學校畢業後,可以像我往職訓學院,或申請加入庇護工場,但後者需要輪候多年。我有些同學最少等了一兩年才獲安排入職。進了工場,聽說環境亦並不好做。在這個異於主流的工作場所,智障工友沒有強積金,沒有最低工資,辛勞一天日薪僅24至30多元,食飯搭車也不夠錢,遑論自力更生。

  庇護工場就像個溫室,把我們與外界隔開,有家長曾批評,政府只用最低成本安置我們,沒視我們為勞動力一部分。他們參觀過庇護工場,看著20歲到50歲的智障人士都排排坐在同一條生產線,好像望見一個個預知的人生──一旦進了庇護工場,就安於工場一輩子,直至老去。

  只被安排基層工作 特殊人士有何另類工種?

  若我們不甘安於庇護工場,走到主流職場,結果就像我第二三四次求職,被僱主認定特殊人士個個能力差遜,只安排我們清潔、洗碗、抹車等基層工作;而遇到有耐性的上司和同事,更是萬幸。

  失業求職期間,媽媽帶我加入唐氏綜合症協會,找社工轉介工作。不久有個花店老闆來招聘對花藝有興趣的特殊人士,更訓練他們插花技巧。我在門口窺望覺得有趣,舉手想加入,今年一月就轉行當「花藝見習生」。職銜是虛名,最重要是,我終於感覺自己有存在價值。

  憶難堪舊事欲逃避上班 老闆耐心勸服

  像我們這班智障人士,成長至工作來來回回經歷多次挫敗,其實沒甚自信。當我回憶自己難堪的工作片段,無法說出紓解,便模仿別人罵我時的語氣和髒話發泄出來。有時則傷心想逃避見人,以前會逃學,現在有時會曠工,跑去海濱看海。

  一般老闆面對這樣不負責任的員工,理應很生氣,但我的老闆卻每次很婉轉跟我說,「星仔,冇咗你唔得喎,啲花冇人送,快啲返嚟開工啦」,我就自動自覺回到崗位。

  踏進高級酒店當花王 換來自我肯定

  也許我的創意和花藝設計還未到位,但這幾個月來,我學懂送花到商廈,放膽跟陌生人對答問路,少了擔心自己說錯或做錯什麼。老闆見我有潛質,近月聘了導師教我們城市耕種、打理園藝,今個月便代表花店,去高級酒店當花王,每周五去剪剪草、澆澆花,時薪68元,總高於庇護工場和清潔工吧。

  園藝工作也很考工夫的,判斷哪片爛葉要剪、怎樣剪,還有施肥護苗的技巧。大熱天時蹲在園圃工作,我不覺辛苦,反而每天也很期待上班,不收工資也想上班。老闆讚許我勤快,我除了想得到肯定,更想把賺得的錢,請爸媽和妹妹去日本旅行。

  我知道並非每個智障人士能如我幸運,遇到感興趣的工作、有個包容體諒的老闆。媽媽覺得,這關乎政府如何教育大眾,看待我們這批有基本工作能力的「特殊」成年人,如果想我們融入主流,大概需要更多措施和僱主伸手聘請吧。

(本文轉載自香港01版權所有 2018-10-07 社區專題。)

2018年10月2日 星期二

手語通

此應用程式適合接觸聽障人士的人士使用,包括特殊學校的教職員、家人、朋友、導師、僱主,甚至是普羅大眾,普通學校的老師和學生,讓他們好好學習手語,以建立一個無障礙、共融的城市。


詳細介紹:http://resopedia.emv.org.hk/view.php#872

Toilet Rush 衝廁

此應用程式非常發揮流動應用程式,非常適合肢體傷殘人士使用,切合他們基本需要,方便他們安排外出時間、計劃路線,非常實用。

2018年10月1日 星期一

自閉症與社交訓練/轉載

陳國齡醫生

  小雄今年六歲,讀小學一年班。三、四歲時被發現有自閉傾向,社交能力弱。他在幼稚園沒有朋友,亦不懂跟朋輩分享,喜歡獨個兒玩,很少與家人有感情交流;對媽媽多數是功能上的要求,很少情感分享或依附。當時媽媽不能接受小雄有自閉傾向,覺得他只是較獨立,而且很「叻」,說聰明的男孩子都是這樣的,正如他爸爸現在都沒有甚麼問題。

  小一時,小雄常被朋友欺負,同學為他改花名,笑他「傻仔」,搶他的食物,搗亂他的書包文具。他常被排擠,不能入組,不知如何處理和調節情緒,只是發脾氣,大哭大叫大鬧和向媽媽哭訴。最後他用暴力的方法,追打同學來報復。老師曾安排一些「小天使」幫助他,可是小雄依然故我,常常「嬲爆爆」。他不能判斷暴力的嚴重性,弄得課堂雞犬不寧。學校要求媽媽在課堂裏伴讀及控制他。 最後,我們轉介小雄到社交小組訓練,用卡通形式教他打敗有行為問題的怪獸,期間他知道自己有怪獸「嬲爆爆」及「硬梆梆」,慢慢領略到小組參與和與人分享及溝通的樂趣。媽媽其後瞭解到培育情緒及社交發展的重要性,不再只注重他的學業成績及興趣訓練,亦幫助小雄提升社交技巧,每天用質素時間來和他傾談,討論學校問題,協助他理解不同社交環境的複雜性及分析朋輩之間的人際關係問題。

(本文轉載自《黃巴士Light》親子月報)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精靈小耳朵粵語語音辨別訓練

此應用程式是一個內容全面的粵語語音辨別練習,是很好言語治療的工具,適合發音不準確的人士學習及訓練,例如聽障人士、中風康復者。


詳細介紹:http://resopedia.emv.org.hk/view.php#696

龍情訓練坊2

此應用程式為智障人士提供兩大方面的協助或訓練,當中有內容豐富的溝通板及簡單認知訓練。由於此應用程式內容是本地研發,適合香港用者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