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治部落

治療治部落

2019年9月16日 星期一

使用電腦正確姿勢


1.頸部腰背要挺直
2.手肘有扶手承托,肩膀及手肘都成90度
3.手腕保持平直
4.座位高度讓髖關節、膝關節及髁關節成90度,有需要時加腳踏
5.電腦屏幕要垂直
6.眼睛和電腦的距離350至600毫米,字型大小約12
7.觀望角度15-20度
8.桌下足夠的空間

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氣功八段錦

在此推介八段錦氣功,對於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是一項合適的運動,而且是一項有助鬆弛的練習。用者可用手機或平板電腦開啟八段錦相片或影片,非常方便。

人生畢業禮

此應用程式用象真度高的插畫及加插一些相片去讓人了解身後事的安排,表達的手法寫實但沒有令人有不安的感覺,而且不只是適合長者使用,是少有的題材又效果很好。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媽媽,我快瘋了」/轉載

  余秋婷

  卧在樂樂臂彎內的小蜥蜴「蘇蜥」和遊戲機都是樂樂的好朋友,也是兩顆啟發他閱讀的種子。樂樂有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 媽媽李婉文(Louise)深知主流學校的操練可以提升樂樂的成績,但她認為學海無涯,寧可以樂樂的興趣「打機」和「養寵物」鼓勵學習,多嘗試多接觸,拒絕用分數框起孩子的學習空間。

  由於讀寫障礙和專注力不足,樂樂會「b」、「d」不分,難以辨認外貌相似的串字,「want」寫成「went」,「walk」寫成「wolk」;跟他說話時,他總會說東道西,說幾句寵物,忽然又提及遙控飛機。

  樂樂兩歲時,才牙牙學語,句子結構混亂,有時,只有爸媽才能跟他溝通,由於難與人溝通,有時更成為同學的欺凌對象。跑步時,媽媽形容為「膝頭哥撞膝頭哥,腳撞腳」,終於在小一下學期做評估,確定有學習障礙。

  她坦言:「不是找個輔導老師就可以幫到孩子」,樂樂不是以聽覺學習,反而視覺圖像可以協助記憶。為了學習a、b、c、d四個字母,爸爸絞盡腦汁,用畫公仔的方法幫助樂樂記憶。以學習讀音為例,媽媽會把詞語分拆,「beautiful」要拆成「beau 」「ti」「 ful」三個部分,教導樂樂讀音,所以他的生字簿又紅又藍,Louise用不同顏色的筆教導他辨認不同的音,縱然用盡方法,但她苦笑說:「不代表用了不同顏色辨認,就一定可以學懂。」

  為了讓樂樂有更多學習機會,Louise買圖書從不手軟,企圖讓樂樂浸淫在書海。

  愛打機愛蜥蜴 因而愛閱讀

  令小朋友閱讀,並不容易,但Louise自有方法。

  自從樂樂擁有智能手機後,他開始愛上打機,一如傳統媽媽,Louise初時對打機充滿戒心,但靈機一觸,想到利用打機作餌,引樂樂閱讀。

  去年書展,樂樂選購了兩本英文版的打機天書,意想不到,為了要跟同學們在遊戲中達同一級數,樂樂不再抗拒讀英文書,同學「升呢」成為他閱讀的推動力。而為了平衡打機與閱讀,Louise設立時間表,星期一至四晚要看書,星期五可以看漫畫,星期六日就可以打機。於是樂樂星期一至四讀打機天書,準備星期六、日過關。書本上有不少深奧的生字,但媽媽鬆鬆肩,「為了打機,他就會超越這些困難」。

  另一顆閱讀種子就是眼前這條略胖的蜥蜴,深得樂樂歡心,可說「好食好住」 ,樂樂親自賜名叫「蘇蜥」,英文名「So Sick」,是樂樂成績進步的奬勵,媽媽笑稱:「我好怕這些東西,但為了鼓勵他,我只好犧牲。」樂樂反問:「到底犧牲了什麼?」二人同聲大笑。

  家中多了一個新成員,樂樂就開始閱讀寵物書,樂樂更會自己讀,不用媽媽在旁陪讀,學曉照顧寵物後,再跟Louise分享。

  如此這般, 樂樂的閱讀習慣開始成型,他每天早上7點起床,便自動自覺地看書。

  回歸學習之本

  多閱讀不代表高分。Louise表示樂樂讀的書多,讀過的生字卻不一定在作文中大派用場,用字遣詞離不開「十分開心」、「非常高興」。

  「媽媽,我快瘋了,我是不是真的太笨?」樂樂曾經雙手抱頭向媽媽訴苦。小四時,樂樂的學校轉了校長,一改作風,由互動教學變成密集式操練,這一年的學習結了「苦果」,樂樂得到數學優異奬,但媽媽並不滿意:「我知道這些成績是催谷出來的,雖然他拿了優異奬,但這個不是我的目標,因為學習的路很漫長。」

  奪數學獎卻因密集操練 毅然轉校

  這一年的學習中,Louise亦發現樂樂學習變成填鴨式,老師給他一份測驗卷,他不加思考就做,Louise不希望他的思維變成這樣,幾經掙扎,Louise決定為樂樂申請轉校。 對媽媽而言,得奬是喜,但亦要思考犧牲快樂而跟隨主流步伐又是否合理?

  樂樂現於新學校讀小五, Louise已經要思考兩年後選讀哪間中學,她的原則是一為不催谷學生, 二為培養學術之外的興趣。在人力資源公司上班的Louise知道社會充滿競爭,但她相信一張沙紙不代表什麼,反而認為孩子的待人接物最為重要。問及孩子的未來,Louise說:「不敢想得太多。」但她只知道:「他們的路比一般小朋友難走,作為父母,你一定要在他身邊,陪着他走。」

(本文轉載自香港01 2016-05-09 社會新聞。)

2019年4月1日 星期一

聽說讀寫小奇兵

此應用程式訓練學員分辨同音字、聽覺記憶、建立構詞意識、運用音節的能力、眼球追蹤、認識部首、字形結構等中國語文的基本能力。程式內容豐富,動畫吸引,而且注重學員視力保護。

詳細介紹:http://resopedia.emv.org.hk/view.php#935

食多D 講多D

此應用程式分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評估吞嚥困難及提升吞嚥能力訓練短片。第二部份是溝通障礙的小量資訊及咬字溝通練習。本治療師特別推薦第一部份,評估簡單又實用,訓練短片流暢又全面,而且照顧者容易學習。

用心陪著你走/轉載

  匡智會 - 李芝融

  照顧嚴重智障孩子會承受多大壓力?李芝融陪著女兒彥汶走過20個年頭,從一開始對嚴重智障一無所知,到醫生問他關鍵時刻會否讓女兒自然離開;到壓力爆發情緒頻亮「紅燈」;到學會保重自己身體,學會愛女兒,也學會愛其他患病孩子,當中的血汗、眼淚,他都記在心上,並撰文與同路人分享。

  用心陪著你走

  我的女兒彥汶剛出產房的時候,身體是藍藍紫紫的,醫生說要做些化驗才可確定原因,結果是她得了一種罕有的疾病,需長期服藥控制血含氧量。

  我的藍色小公主

  在兩歲之前,她除了食和睡,就是不斷地哭叫,最長紀錄是連續七天不眠不休地哭,而且經常嘔奶,更因身體不適多次出入醫院。我不斷反問自己:「有甚麼可以做呢?」

  每日在她身旁嘗試「不哭之法」,經過多次的觀察及摸索,開始了解到彥汶的不同哭聲有著不同意思,參透了往後的照顧就變了輕鬆很多。

  有一個晚上,主診醫生跟我說彥汶未來的日子將會是一條艱辛的路,囑咐我要做好心理準備。那時我年紀尚輕,未能想像將來會是怎樣,也不知需要有甚麼準備,只知路還是要走下去。

  原來我並不孤單

  日子一天天的過,轉眼就入讀特殊幼兒中心。初到中心不久,主任曾問我:「你會放棄女兒嗎?」當時我對嚴重智障還是一無所知,只懂回答:「不知道!」

前路縱使惘然,但原來並不孤單。記得在幼兒中心畢業前的暑假,突然收到一封由中心某家長給我的信,信中夾著家長對我和彥汶的關懷和心意,收到時頓覺一股暖流湧上心頭。

  我心存感激,但為免自己日後有依賴的心態,結果將她的心意捐贈中心,讓其他幼兒一同分享。從那刻開始,我知道自己並不孤獨,是有同行者相伴,我因此變得更願意與人溝通和交流。

  從擔心到參與

  之後彥汶入讀松嶺三校,初時我並不放心,擔心她不適應學校生活、擔心她不喜歡學校膳食、擔心她以為爸爸不理會她。所以,除了假期回家,我會盡量抽空到校,與她一起參與活動,也漸漸與其他家長和職員建立起一份友誼。

  生命的抉擇

  2008年5月13日晚上,收到校護的電話,指彥汶嘔出啡色物體,建議送院檢查。當晚她在醫院再多嘔兩次,而且量也不少,一雙淚眼彷彿讓我聽到有聲音在說:「為何還要讓我生存?」

  翌日早上,醫生開始處理她胃出血的問題,經過不斷用鹽水洗胃後,情況終於有所改善,病房也頓時充滿生氣。之後醫生跟我說:「彥汶的病會隨著身體發展而增加器官衰竭的風險,作為家人最好早些考慮,如需要依靠儀器維持生命時,應否繼續讓她活下去?」

  淚水霎時湧出,也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流淚。正當回家準備住院用品,手機突然收到一個訊息,看到第一個是「汶」字,以為是護直給我說彥汶的壞消息,定過神才知是「汶川大地震」,那刻覺得這玩笑開得實在太大,真把我嚇壞!

  經過一段日子的掙扎,為了彥汶的安全,我決定讓她接受胃造口手術,也努力學習手術後的護理知識。彥汶的病令我的精神長期處於緊張狀態,尤其是她在家的晚上。

  直到2011年,累積的壓力終於爆發。那夜凌晨我突然覺得極度頭痛,但礎於彥汶在旁,又沒有支援渠道,只好支撐到早上向社工求助,並待她回校才求診。隨後我只好接納社工的建議,讓她長期在校留宿,避免發生不幸事件。

  同年年底,彥汶再次送入深切治療部,在轉院時醫生說她會隨時停止心跳,著我要有心理準備。記得辦理入院手續時,登記職員著我先坐在一旁,等候護士出來帶我到病房,怎料睡醒了也沒有人通知我,遂向登記職員查問,他指護士曾出來找我,但我深睡了,然後他提醒我,照顧女兒也得好好照顧自己。

  也許我當時真的累到極點,連外人也忍不住要叮囑我多加保重。彥汶的情況終於穩定下來,醫生再次催促我盡早就醫療指示作出決定。

  以心服務.以愛奉獻

  彥汶康復後我更緊密參與宿舍活動,其中有兩次印象較深的經歷。一位宿生看見我親吻彥汶,隨即走到我身旁,問他是否想親一下,他將面頰移到我面前,此刻驚覺即使是嚴重智障的孩子,也渴望被人愛,自此除了女義工,就愛跟著我。

  一次則發生在宿生的歡送會上,即將離校的宿生與我合照,起初表現抗拒,最後卻突然吻我的面頰,看到她眼泛淚光,流露出不捨之情,讓我更確信每個孩子都有情感的需要。在我眼中,無論是三校的孩子,其他院舍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每個都各具特色,各有本領,都有他們的價值。

  把困難化成動力

  2015年暑假,彥汶再次入院,這次兒科,外科及深切治療部的醫生都同時希望我決定,當彥汶的健康狀況不理想時,到底是繼續讓她生存下去,還是只做紓緩措施,讓她自然離開?

  照顧了彥汶17個年頭,這樣的建議聽過無數次,第一次是大哭一場,然後不知所措;第二、三次也是哭,但較快平伏。到現在雖然仍會傷心,但我會學習坦然面對及接受。

  從前的我只想延續她的生命,現在想盡量不要讓她受苦。從前我把所有的注意力投射在彥汶身上,現在學會分散到其他孩子。從前覺得滿足彥汶的需要便可,現在覺得滿足社群需要才是真正該做的。

  這些年來,我從一個內斂爸爸,漸漸與孩子、家長、職員和義工同行,過往的經歷令我深深明白,人生的路一半由天,一半由人。擁有一個智障的女兒,讓我認識這個座群;經歷和種苦困,讓我吸收經驗,為日後推動社會進步打好根基。我相信縱使面對甚麼困難,只要互相扶持,壓力也會化為動力。

  我期望所有智障孩子的家長們能夠拋棄「弱勢」、「嚴重智障」、「特殊」這些標籤去面對一切,因只有不團結的群體才會不被重視,嚴重智障只是能力差異較一般人大,不同人有不同的需要,並非特殊,如果家長不能改變自己,又如何能改變他人,甚至改變社會?

  讓我們一起努力,為孩子建立一個真正無障礙的生活環境,無分老幼、傷健或貧富,貫通社會不同階層,能夠完完全全的互相尊重,彼此融洽生活。

(本文轉載自匡智會《堅守同行 燃亮希望——與智同行每一天》。)